一叶落而知天下秋

叶厨,活的,没了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你长大了,要做好所有人都离开的准备。"


男人的身影有一半匿在光里,一半潜在暗里。他就那么懒懒地靠着,倚在那座几乎坍塌的墙壁上,细碎的尘落在他的肩头,脸庞,连同那琥珀般的瞳仁都沾了灰白。


"我没什么可给你的了,走吧。"


声音轻得像一缕薄烟,和着唇角滑出的微芒,一点点暮光中散去。


"叶修!"


他缓缓地阖上眸。


只是有点舍不得。


血泊映着惨淡,天空也呈现了妖艳鬼魅的殷红,火一般的肆意燃烧,滚动,吞灭天地。


黑金的却邪,断在掌心。


他最后看了他一眼,眼底沉入无声的笑。


再见。


                                  ---------节选自«BE有一百种爱的方式»



(写作水平真心糟糕.......脑海中出现第一句话时,自己被虐哭了。)


(想到叶神把一大家子拉扯大,然后长大了的孩子一个个离他而去......kao)

自此叶修只存在于原著与叶粉的心里。

叶叶叶歌: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古轩轩:

阿杰大大唱过痒啊!!!!!!

我的妈!?

这可以算是………叶修唱了痒啊!!!???

温柔

苏语。:

我大概是那种脑回路比较清奇的????

池清瞳浅:

其实,我可能是个又高冷又淡漠的帅比[泥垢!]

辰渊_壬迩亡梓:

泛湖珳舟,霜林醉秋:

假令风歇:

截图来自微博,有没有玩的,没有就删了hhhhh~话说这个没人回应会很尴尬的吧=_=

可爱到嗝屁

The Ring Means All:

踹进口袋的小朋友
刚才1.25倍放了,真心感觉不一样。哭着。
ᕕ(ᐛ)ᕗ明天等动画!

摘纪录: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鲁迅


感谢推荐

【all叶】愿世界与你温柔以待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补档7.0.3





叶神医生au


旁观第一视角,甜甜甜,一发完  


祝食用愉快~      




【all叶】愿世界与你温柔以待    



0.1    


那时,是我第一次看见光明,却也是,他最后一次抚摸我的头顶,最后一次说加油。    


0.2    


我是个天生的盲人。
从出生开始,便没有见过光明。


对于我而言,从没有白天黑夜,没有星辰,亦没有阳光。
眼角膜的病变让我从最开始就无法拥有用视觉去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的能力。


我曾经绝望,甚至是自残。
我甚至会想,没有视力,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意义?  


直到,被通知有了合适的眼角膜配型。


那日我独自坐在病床前,心里是恍惚的不真实感。
我握紧了床栏,努力睁大眼,却仍然什么都看不见。


我突然觉得无比绝望。  


不会好的。 我永远看不见。  


有人突然走了进来——视觉的缺失让我对声音格外敏感,我迅速转头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那人的步子不疾不徐,看着我戒备的行为也只是轻轻地笑了笑。  


他有着极为好听的声音,轻而清朗。
略微上扬的尾音在空气中带着缓缓飘散的余韵,如同我曾嗅过的,夏初栀子花的气息。    



0.3    



听到他越走越近,我整个人如同拉紧的弓,声音里也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你是谁?!出去!” 他却恍若未闻,执着地走了过来。
然后,我感觉到,他在我面前蹲了下来。  


他说:“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不要皱眉头呀。”
他说:“这么漂亮的眼睛,要看世界上最美的风景呢。”    


我愣在当场,几乎瞬间鼻端发酸,红了眼眶。


从小,我听过太多次,这么好看的眼睛,可惜是瞎子。 我却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肯定地告诉我,关于光明的希望。    


他叫叶修,是我的主治医生。    



0.4    


或早或晚,每日闲暇时,叶修总会来病房转转。


有时带着他的学生,有时独自一人。    



我知道,他是个极好的医生。
无论是对学生的细心指导,还是对病人的轻言细语,又或是对家属的耐心解答,无一不在说着,他是个多好的医生。  


那日来时,我正一个人躺在床上面对着窗户愣愣出神。 即使什么也看不到,我仍然执意要面对着外面的方向,我要求一直开着窗子,哪怕偶尔凛冽的风会刮得脸庞生疼。


有人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放了什么东西在床边的小柜上。  
我知道那是叶修。 因为他俯身时我嗅到了他一贯清爽的洗发水味道以及衣角带着的干净的气息。  


我想知道那是什么,却没有开口问,只是小心翼翼地探手去摸。 叶修似乎叹了一口气,握住我的手放在了上面。  


那是一束花。 开得热情而灿烂,花瓣柔嫩,还带着隐隐的香气。我几乎能在脑中勾勒出它们活泼泼的模样。  


“粉色和白色。你一定喜欢。” 听着叶修的形容,我内心却一片茫然。  


白色和粉色? 那是什么?  


叶修揉揉我的发顶:“没关系,很快你就能看到了。”    


0.5    


那日叶修进病房时带了一个人来。
听声音是个活泼无比的青年,跟在叶修身后说个不停。  


我以为是叶修新带的学生,正想着在老师面前怎么也如此话唠那人却突然将话头转向了我:“诶,老叶,这就是你前几天说过的小姑娘吧?”
闻言我突然有些紧张,想知道在叶修口中,我到底是何种模样,然而没等到青年继续说,却突然有个温文尔雅的声音响起:“的确是个漂亮的孩子。”  


我突然红了脸,有些羞赧地低下头,却引来叶修的打趣:“啧啧,真是难得。”  


我垂下眼,却微微勾起了唇角。  


真好,我想。    


0.6    


后来叶修常常带着他们来,病房里有人说话,多了些生气。 那日电闪雷鸣,喻先生却仍然来了。  


虽然我什么都看不到,却能感觉到他唇角温和的笑。他替我掖了掖被角,拿起一旁的诗集,低声念起来。
他念得低声,却像是有魔力,轻易就驱散了所有的寒冷与阴霾。  


我很喜欢黄先生来,因为他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讲不完的故事。
在他的语言里,我似乎把所有不曾拥有的幸福都经历了一遍。


那日他进门时,我闭着眼却带着笑,他似乎以为我睡着了,轻手轻脚走过来,低声说了句:“这样笑,多好。”    


还有也曾多次来过的那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叶先生曾拍着他的肩膀,笑着道:“等你以后看清他长什么样,恐怕得尖叫着往他身上扑。” 我跟着笑了笑,似乎能毫无障碍地感受到那人的手足无措。    


我知道这都是叶修的授意。
他知道我总是一个人待在病房里,所以将他的朋友介绍给我。  


这样的人,怎能不让人心生恋慕呢?    


0.7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拆线那天,过于明亮的光线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地闭上眼。
再试探着眨眼时,眼前朦胧地出现一张微笑的脸庞。  


那是叶修。



正如同我所想象的,他不算如何俊美,却有着让让人格外信任的气质。
他伸出手,揉揉我的头,笑弯了眉眼。  


——要看遍世界所有的美好呀。    


多年后我曾寄给叶修世界各地的明信片,而那时我只注意到他极为好看的手、掌心温暖的热度以及床头开得正好的圆叶唐菖蒲。    


果然一如叶修所说,很美。    



0.8    




再后来,我曾见过叶修寄来的照片。  


照片上,他和曾陪伴过我的喻先生、黄先生和周先生站在一起。


即使已过多年,他仍是当年模样。眼角眉梢,没有一处沾染上风霜或沧桑。    



你看,幸福正好。    



End    




之前坐公车的时候,前面有两个风格不同但是都漂亮的女孩子用手语交流……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希望大家都能拥有更美好的人生呢^ ^